甘肃统战网欢迎您!

我对甘肃发展的建议提案

时间:2017年08月11日 点击: 【字体:

关于甘肃发展长期严重滞后的问题

      谈到甘肃的发展,首先要了解、面对、解决长期滞后的主要原因及如何补短板的问题。

       我认为造成甘肃长期发展滞后的主要原因都在主观方面。首先要解决好主要领导和主流群体发展观念和思想认识严重滞后的问题,甘肃历史上一直是封闭的农业大省,也是历史文化资源禀赋集聚的大省,在我们为拥有多少世界举世瞩目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自豪的同时,我们不要忘记还有多少官本位、根系化、封闭、守旧、狭隘与自私自利小农意识的文化细胞,也跟随甘肃发展的历程而不断依存、变异、传递着,地域文化基因是地缘政治生态环境的基础,甘肃从农业大省,过渡到工业化、产业化、商业化、市场化、信息化、智能化到国际化等发展进程中,不但要解决好主流群体旧的思想观念的转变问题,更要解决好面临诸多新思想观念的学习、运用、发展和创新问题。

       在转变观念和发展创新方面我举个现实中看得见的例子,拿阿联酋的迪拜和我们甘肃省作比较,阿联酋建国40年、迪拜建设三十七年,甘肃改革开放建设三十七年,迪拜当年的基础建设条件是“寸土不存、寸草不生”,养一棵树比养一个人贵,全部的资源都依赖进口,如果拿两地文化历史、自然资源等基础条件相比,真是天壤之别,我们的黄土都会成为他们无尽的财富,但是同样是建设和发展,今天的迪拜早已从资源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从仅有的石油开发转向文化、旅游、商贸、金融与科技新型国际产业集群和国际大都市,相比之下我们差异就在观念和产业不断创新的能力。

       大美甘肃,不仅美的是我们秀丽的山川和自然景观、华夏文明的摇篮与敦煌飞天、改革开放大潮中所取得的一些成绩,还应包括我们当今主流群体甘肃人的“开放进取、责任担当、包容奉献、创新超越”的新文化、新观念和新思想。

 

关于重大事项智慧科学决策的基础问题

       “思路决定出路”、“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甘肃发展的重大问题首先是顶层设计和重大事项决策的基础问题,我们的顶层设计与重大事项的决策依据和基础,过去往往都是依靠主要领导个人的主观意志和水平,再加上所属政策研究处室、人大、政协、党派建议和零零散散不同的专家学者意见,仅仅依据这些传统的做法根本无法满足我省创新超越发展的目标和需求,最后形成了很多无法问责的失误和错误的决策,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所遗留的综合性问题使历届政府都深感头痛,陷入了虎头蛇尾、雷声大雨点小的“魔咒怪圈”当中,不断延误、阻碍、影响了甘肃重大的历史机遇,为了能合理的解决好上述问题,我们既要按中央规定的要求程序进行,加强主要领导多元化的培训学习,提升领导干部的综合决策能力和水平,同时更需要利用好外脑,结合我们的参事制度和特殊人才的引进制度,组建一个长期围绕甘肃发展的“超级智库” ,比如“一带一路创新发展研究院”,聘请一批海内外具有智慧的专家学者、企业家、金融家等,汇集全球智慧,尽快解决好我省历史遗留与目前所面临的重大发展问题。

       关于制度创新与扶贫攻坚相结合的问题

       制度创新是创新驱动的核心力量,也是我们甘肃历年来发展中最为薄弱的环节,我们改革开放之后的经济发展一直处在二元结构体系之中,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国企与私企并存,而今社会的发展早已走向多元发展的新时代,政治、经济、文化本身就是社会发展一个主题的三个方面,而非三个不同的事物,融合贯通才能有效解决好社会发展所面临的各项问题,在以往的二元结构中,也存在着三元结构的基础,国家、社会和个人,计划经济、市场经济也存在社会经济,计划经济的主体对应的是国有企业、市场经济的主体是私营企业、而社会经济的主体对应的是社会企业,社会企业可以把以往国家倡导的扶贫、慈善、公益事业产业化、制度化、市场化乃至于国际化,就能最大化的用制度创新的办法解决扶贫攻坚,甚至消灭贫困的问题。

       甘肃的扶贫攻坚任务比较重,如果能在甘肃率先试行社会企业制度,通过省人大立法颁布“地方社会企业注册管理条例”,社会企业可以由国家、企业、社会、个人、外资都可以作为投资人,社会企业是以社会效益最大化兼顾经济效益为目标,投资人通过10年20年仅收回成本,以资本占用来发展扶贫产业,产业发展与社会企业的全部收益都归扶贫对象和弱势群体,政府采用免税等一系列的优惠扶持政策,降低社会企业成本,调整供给市场结构,用制度化、产业化、市场化的方式来彻底解决甚至彻底消灭我省的贫困问题,为全国的扶贫工作建立试点,为我省小康目标的实现具有重要意义。

 

关于敦煌与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博会的问题

       敦煌现已成为甘肃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及对外发展的重要节点、窗口和名片,其地位也是无可替代的,敦煌的历史意义和辉煌不容置疑,关键要看我们如何发挥好它的现实意义和未来意义,仅敦煌在国内外的品牌价值就是无法估算的财富,民间早就有“甘肃的兰州、中国的酒泉、世界的敦煌”之说,上届政府也看到敦煌的价值和重要性,相继出台了“敦煌国际文化旅游名城的总体规划纲要”与“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和企业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物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现在看来,其结果是没有为甘肃铸就新的辉煌贡献多少力量,也没有真正建立起新的经济增长级,反而变成了一个大包袱,投入产出严重失衡。探其原因抛开任何事物都需要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来讲,所有的决策者和执行者们都应该认真的反省和反思,反思我们的顶层设计和战略定位是否清晰精准,说到底,文博会的成功与否,取决于敦煌建设发展这一前提,在敦煌的建设中,产业化、市场化、国际化、品牌化和制度化的方向与资源配置是否合理,人才引进、跨国跨区合作、专业服务外包是否到位等一系列问题,虽说现存的问题很复杂,都是人带来的问题,就得用人来解决,大道至简,我在十年前就向省委和中央提出过“关于在敦煌设立文化经济特区的建议”,敦煌的发展除政策支撑之外一定要坚持走“品牌市场化、市场资本化、资本证券化、证券国际化”的新路子,将敦煌文博会及相关政府主管的产业进行国际化招商、合作与服务外包,用专业的人去干专业的事,政府不能包揽一切,只管政策、监管、规划和制度支持和资源配置,结合一带一路建设与国际接轨,重点扶持产生国际影响力的新项目,如:敦煌国际航空、敦煌国际信托、敦煌国际金融租赁等,在敦煌建立一所“敦煌国际艺术学院”而非什么“敦煌大学”,借助敦煌国际品牌与一带一路的国际影响力,将学校办成国际开放式的旅游参观景点,通过与世界各国知名艺术院校的师生交流与合作,逐步发展成为国际顶级的艺术院校,使之成为“世界艺术院校中的哈佛”,不仅能提升敦煌海内外的影响力、带动消费获得经济回报,弥补敦煌季节性短板,还能为我省一带一路建设和敦煌可持续发展提供国际化人才支持。

       关于一带一路与兰州新区的建设问题

       兰州新区的战略定位一直就不明确,如果都是重点就没有重点。目前要做的是,最大化的节约资源、时间,保护耕地,解决劳动力与生产资料供给、服务与基础设施配套等现存的一系列问题,同时在创造新区、新城、新价值基础上,最大化的盘活提升白银、皋兰等周边区域的资产价值,兰-新-白通过两套条高速、城轨连接融为一体各15分钟的路程,可以发展到500万城市人口规模,使兰州成为一带一路上新型的国际化大都市。

       面对现实,兰州新区的建设需要有一个明确的战略定位,凸显一带一路特色,在城市建设方面融入伏羲文化、敦煌文化、黄河文化和民族文化元素,在产业方面也要努力与一带一路国际化接轨,与敦煌形成文化、产业国际化连接、互补关系,敦煌国际化新兴产业集群重点在文化、旅游、会展、航空、教育、金融等方面,而兰州新区国际化产业集群重点在国际商贸、现代物流、科技会展、金融服务、现代娱乐、教育等领域,兰州新区未来的发展和敦煌同样都需要借助一带一路走出去,都需要通过创新驱动打造一批新兴产业集群来拉动,都需要做好一带一路国际化的大文章。

       除了上述之外,当下能最快解决兰州新区问题的突破口在交通上,准确的说是轨道交通的问题,一个是提速的问题,另一个是乘车便利化的问题,如果兰州至兰州新区轨道交通按设计速度,单程达到20分钟左右就可以从根本上改变现有的状况,交通便利化是城市轨道交通与铁路运行最大的区别,现有的设计和运行服务和铁路运营完全一致,完全不能满足城市间人员往来的需要,其中还包括运行班次和延长最末班列车的时间,包括与新建地铁接轨的问题。

        总而言之,从古至今甘肃所处的地位非常重要,甘肃肩负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责任和重托,力争把甘肃建设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改革开放的创新基地”,习总书记在沙场阅兵时说到“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甘肃也决不能落后,我们甘肃今天所面临千载难逢、历史性的发展机遇和挑战,也一定要做好千载难逢、历史性的各项准备,去迎接所有的挑战,从而无愧于我们的人生、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

 

                   甘肃省政协委员:洪 宏

                   2017年8月6日

我有话说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