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 缘
发布时间:2023/5/25 9:58:32
来源:本站
【字体:

微信图片_20230525095956.jpg

1936年的冬天,西北的原野上黄沙扑面,滴水成冰,凌冽的寒风卷起阵阵积雪。一支红军的队伍,身着单衣脚蹬草鞋,踏上古浪这片古老的土地。11月11日,接中央电令在大靖组成西路军,奉命西征,打通苏联。从此,这支两万多人的钢铁队伍,踏上了漫漫西征路,先后在古浪、凉州、永昌、临泽、高台等地同国民党马家军浴血奋战近半年,终因寡不敌众、弹尽援绝,兵败梨园口,在中国革命史上谱写了一曲撼人心肺的英雄壮歌。

岁月不老,丰碑永存。在那血雨腥风的年代,一大批红军西路军女战士经受了血火交至的洗礼。在当年西征队伍里,就有这样一对夫妇,他们为追求崇高的理想,满怀豪情,为西征队伍筹粮筹款,做好后勤保障。丈夫是西路军供给部部长郑义斋,妻子是妇女工兵营营长杨文局。现在让我们追忆西路军女战士杨文局和藏族少奶奶李坚草吉一家的传奇故事。

1937年3月,西路军兵败梨园口,郑义斋部长壮烈牺牲。此时,妻子杨文局已身孕8个月,也不幸被俘。在狱中,杨文局艰难的生下了郑义斋遗腹子郑盟海,在经过狱友们不屈的抗争下她逃出了牢笼,杨文局抱着襁褓中幼小的儿子,一边躲避敌人的追捕,一边寻找着党组织。沿着祁连雪山走到古浪大山深处的西顶草原时,因为饥寒交迫她晕倒在雪地里。恰逢此时,藏族土司家的少奶奶李坚草吉在寻找牛羊群时,发现了雪地里奄奄一息的母子二人,李坚草吉急忙下马俯下身去,用自己身体的温度挽救了母子二人的生命,并将她们接到自己家中,待她们如亲人一般。李坚草吉的儿子梅万海恰好和郑盟海同年同月出生,万海早生几天为兄,盟海为弟。每当马匪的队伍入寨排查搜家,两位老人就把杨文局藏进地窖里,把两个孩子哄睡在一起,当做自己的双胞胎儿子,一次次躲过劫难。杨文局的儿子郑盟海和梅万海从小脸型酷似,打扮一致,身着同样的藏族服饰,整天玩耍在一块。在他们一同生活的12年里,梅家请来私塾先生给他们教书识字,同窗共度彼此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建立了不是亲兄弟,胜似亲手足的深情厚谊。3年后,杨文局才知道,这家人就是当年慷慨给西路红军捐助牛羊、皮衣、被褥、白毡、藏药和大批粮食的开明藏族人士梅洛桑却增一家。


当杨文局得知红军已改编成八路军并在兰州设有办事处时,她毅然带着孩子几次去寻找自己的组织。终因山大沟深,路途遥远,交通不便,加上孩子年幼,多次都未能如愿。12个春夏秋冬,无数个漫漫长夜,杨文局无数次痴痴地遥望着东方的天际,等待着早一天迎接光明之神的到来。直到1949年秋天,得知武威已经解放,她才在藏族救命恩人李坚草吉的护送下,骑着马,翻山越岭,行程近百公里赶到武威,回到了党的怀抱。

在劫后余生的艰难岁月里,在举目无亲的苦难生活中,杨文局和藏族同胞李坚草吉结下了深厚感情。当秦天将军了解了这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时,动情的说:“这种爱,超越了宗教信仰、超越了阶级、超越了民族,是无与伦比的人间大爱”。这是半个世纪的红色风云,这是藏汉一家亲的见证,这是军民鱼水情的写照,这也是民族大团结的千古绝唱。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但西路红军高级将领郑义斋、红军女英雄杨文局和藏族家庭李坚草吉的故事仍在河西走廊、陇原大地、新青宁陕,在西路红军曾经浴血奋战过的广袤土地上广为流传。人人都说,这是藏汉一家亲的历史见证,这是军民鱼水情深的绝唱,更是民族大团结的永久丰碑。


(来源:武威市委统战部)